福田新闻网

乡土小说︱根(贾学洲)

文/贾学洲

占德老汉偷跑到家了。

六十多岁了,第一次出远门去儿子家,竟然是偷跑回来的!但占德老汉觉得,这次偷跑是自己六十多年来所做的最理性的选择。

在大儿子明亮家住了不到百天,占德老汉就熟悉了这座如画般的江南N城的四面八方,熟悉了从儿子小区到火车站的公交路线,还能用瘪口的普通话交流。

说了大半辈子话,到N城后差点成了哑巴!

占德老汉很郁闷,这里的人不能完全听明白自己的方言!自己居然完全听不明白这里的方言!车站上大街上公交车上小区花园里超市里饭馆里,到处都是莺歌燕语。要回去的念头,就是因这张口说话而催化的。

怎么办?占德老汉迫切地要解决这个问题,不然就真哑巴了。

“学!”

他心里琢磨。

“还没有啥事难住过我。”

占德老汉是说到做到的人。他留心听儿子一家怎么说话,留心听小区花园里的老头老太太怎么说话,走到哪里都留心听周围的人怎么说话。这些老师是现成的免费的,但最好的老师是孙子志伟。刚上小学的志伟每天和他交流最多,占德老汉第一次尝试说普通话,就是对志伟说“早上好”。渐渐地,从说一两个词语到说一两句,占德老汉很快就能用杂七杂八的普通话交流了。

糗事是免不了的。老家的方言里,把“里面”说成“heitou”,把“下车”说成“ha车”。有一次坐公交车,下车时占德老汉对前面的人说:“请让一ha,请让一ha,我在heitou出不来,我要ha车了。”惹得众人大笑,他也难为情了好几天。但不论怎样,可爱的占德老汉终于解决了开口说话的难题。

图片来自网络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data.krxll.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