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新闻网

山西人当初为何要艰难的去走西口?

在明清时期,山西人向西走,山东人的韶关洞和广东人的南洋河下游。中国人民自发形成了三大人口迁移。

似乎这是三个商机的无限冒险。但是,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背部有不竭的泪水。

山西大同东部的张家口为“东口”,西部的幽鱼县的虎口为“西口”。西出口是指杀死虎口进入蒙古草原的道路。

西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初。为了防御北元残余的入侵,明朝在北长城建立了九个边防要塞,派驻了80万人。

80万军队的后勤供应对明朝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如果从南方运到北方,十辆车,九辆车和一半车在路上会被消耗掉,因此明朝认为这是一种非常聪明的方法。称为“盐的钞票兑换”。

简单来说,就是将物流外包给人们。谁把食物运到一边,谁就可以拿政府给的盐在长江以南卖盐。

山西人借用土地和便利,兼顾粮商和盐商,迅速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为子孙后代走向西部打下了基础。

清朝时,西口的规模达到顶峰,但他们不再将谷物运送到第一线,而是生存下来。

从康熙后期,得益于社会的长久安定,清朝人口出现爆发式增长。按当时的亩产量计算,养活一个人大概需要四亩地。然而清朝的人均耕地面积却持续下降,到了乾隆后期,人均耕地已不足三亩。

' style='margin: 10px auto;-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box-sizing: border-box;border-style: none;display: block;width: 490px;height: 334px;' data-lazy='1' data-height='334' data-width='490' width='490' height='auto'>

人地矛盾又以西北最为尖锐,为了给老百姓找口饭吃,清政府只能引导他们去蒙区垦荒,又加之蒙古的王公贵族贪恋地租,双方就促成这场人口大迁移。

当时有一句话叫:宁闯十回关东,不走一次西口。东北有山有水有树林,除了冷点,至少饿不着肚子。

可走西口就不一样了,杀虎口是必经之地,也是匪患最为猖獗的地方。当地有民谣: ?

杀虎口、杀虎口、没有钱财难过口,不是丢钱财,就是刀砍头。

' style='margin: 10px auto;-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box-sizing: border-box;border-style: none;display: block;width: 501px;height: 500px;' data-lazy='1' data-height='500' data-width='501' width='501' height='auto'>

侥幸躲过土匪的打劫,还要面临严峻的自然环境。蒙古西部地区到处都是沙漠戈壁,那里几乎没有生命存在的迹象,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跟着骆驼的粪便走,很多人走着走着就再也回不来了。

即使到了目的地,等待他们的也不是幸福生活。牧区没有房子,牧民住帐篷,他们只能找个沙丘将中间掏空,再盖上草席或是蒿草,这种简易的窝棚被形象地称为:墓坑。

为了养活自己,他们什么苦活累活都干,拉骆驼、挖大河、割麦子等等。即使生活如此艰辛,也没有吓倒越来越多的移民。

在两百多年的时间内,淳朴、勤劳的西北汉子前赴后继涌入蒙古,为他们带去了先进的农业技术,帮助蒙古牧民逐步转向半农半牧的生活上来。

' style='margin: 10px auto;-webkit-tap-highlight-color: transparent;box-sizing: border-box;border-style: none;display: block;width: 574px;height: 374px;' data-lazy='1' data-height='416' data-width='640' width='640' height='auto'>

除了垦荒种地,一些精明的山西农民从小商小贩干起,凭借勤劳、诚信,最后都成为显赫一时的商界领袖。

归化市凭借三大知名企业大胜sheng,元胜德和天一德,已成为西方工商业的中心。包头市也从一个没有名字的小村庄变成了商人聚集的大都市。

清代的最后一代,西口的趋势是不变的,几代人的晋,陕西等地的汉族迁徙到蒙古族地区。毕竟,仍然有少数人返回家园,大多数人只想生存,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