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新闻网

武汉餐饮业工资集体协商被指看上去很美

《武汉市餐饮行业工资专项集体合同》最近通过审核并生效。该合同使450,000名员工受益。这是涉及中国最多员工的特殊集体工资合同。一些媒体认为,这一事件创造了“全国工资集体谈判模式”。

工资集体谈判的“武汉模式”在网民中引起了热烈的讨论:由于长期以来中国社会上雇主和雇员的不平等地位,工会在维护劳动关系中的作用受到限制,并且雇主和雇员都有工资。这是一种进步,但是这种“看起来很美”的集体工资谈判需要进一步突破。

改善人群有限

题为“盛大林”的博客文章分析了武汉有多少人可以从这项集体合同中受益。据悉,武汉餐饮业共有员工45万人,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从集体中获得45万人。从合同中受益。应该注意的是,最低工资只是一个很低的底线,大多数雇员的工资都高于这个标准。即使它高出30%,也可能与大多数员工无关。根据新建立的集体合同,在十个中心城区的最低工资为每月1,170元,在七个新城区的最低工资为975元。上涨之后的最低工资不到2009年武汉人均工资2400元的一半。

但是,题为“朱思蓓”的博客文章认为,“如果能够解决武汉餐饮业从业人员的工资分配问题,它将解决武汉1/5劳动力的收入公平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也许可以对武汉模型给予更高的评价。

工会维权仍然是个问题

“盛大林”博客还说,合同是由行业工会和行业协会签署的,与具体的劳动和管理分开。如果餐饮公司不理会合同怎么办?行业协会只是一个民间社会组织,没有强制性权力。不加入行业协会的餐饮公司不负责行业协会;甚至行业协会的成员也可以退出行业协会。

题为“刘新苗”的博客文章还说,工资集体谈判仍然需要很长的路要走。对于大多数私营公司而言,这样做是非常困难的。集体谈判在国有企业和机构中可能是可行的。当沃尔玛和其他大型外国公司建立工会时,中国地方政府不知道花了多少精力。关键是地方政府没有为企业做实际的事情。难道不是流传的“工会,你吃饭后睡觉吗?”

签名为“将成为前188位”的微博表示,工会很难拿公司的薪水来代劳。许多工会只是与上级打交道的工具。

一名网友说,政府可以提供一个公平的制度环境,然后帮助员工建立独立的组织,提高集体谈判能力,并提供及时有效的行政和司法救济。

两个优先级将被破坏

正如“左翼老人”的博客文章所说,“武汉模式”尚未得到检验。还需要完善工资集体谈判机制,以取得更多突破。

签名为“大京的幸福”的微博说:“老板不愿意说话,工会不敢说话,工人不说话,与职工的集体工资谈判感觉就像看起来漂亮'”。

“左翼老人”的博客文章说,通过工资集体协商上级工会和行业协会的方式,避免了雇员与工会和老板之间直接对话的困境。但是,就上级工会组织与政府之间的关系而言,仍然难以摆脱政府主导的做法。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到,谈判的力量仍然停留在“不说话”的技术水平上。相反,更基本的“不敢说话”和“不愿意说话”仍然难以触及。为了使集体磋商形成有效的机制,毫无疑问,有必要在更广泛的地区和行业中突破这两个优先事项。 (《经济信息日报》曾德金)

  • 1365822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