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新闻网

Libra前途未卜,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数字货币将带来哪些想象?

文/孟永辉

Facebook发布的天秤座白皮书确实让数字货币受到了冲击。

虽然人们已经度过了数字货币血腥停滞的时代,但长期受到压制的热情却受到天秤座的启发。

不幸的是,天秤座仍然受到美国有关部门的监督,未来不确定。

最近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央行将在未来几个月推出全国支持的数字货币“DC/EP”,最初是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阿里。巴巴,腾讯和银联由七家机构发行。

事实上,海洋西岸的中国早在天秤座之前就已经经历了数字货币浪潮,但这波浪潮的热情和激进主义最终给了数字货币在这个阶段不属于它的功能和功能。不属于它。受到监督。

然而,数字货币作为基于新技术的新货币确实与传统货币大不相同。通过新的货币形式的数字货币更有效地满足市场需求是一种普遍趋势。

正因为如此,国家层面和企业层面都在努力抓住这种热情并在数字货币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

也就是说,通过概念和投资来实现抓住数字货币的真正愿望并不容易。作为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现实,如果我们在数字货币的任何部分进行不正确的设计,就会出现大问题。

因此,虽然数字货币可以给未来的行业和用户带来巨大的变化,但如果我们真的想用数字货币来解决问题,申请和降落,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央行引入数字货币不断变得疯狂,但它一直被拒绝。

我们不会讨论央行何时会暂时推出数字货币,因为数字货币将不可避免地随时出现。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数字货币对金融系统的重新设计以及它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变化。

数字货币可以再次提高金融业的效率

在互联网转型之后,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过程和环节都与互联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饮食,穿着,生活,使用和做的每个方面都需要通过互联网来实现。但是,金融业在这一过程中落后了。

因为虽然我们已经用在线支付方式取代了离线支付方式,但支付效率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提高,但基础金融系统和逻辑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数千年前,金融业仍然在货币体系中运作。美元仍是主流货币。仍然需要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货币兑换。金融体系仍然由人民主导。它向我们展示了金融体系的陈旧性。和老套。

有人可能会说,在互联网时代,金融业也发生了变化。互联网和金融之间也存在趋同,但这些变化是如何实现的?这种变化是通过简单地增加互联网和金融两个要素来实现的,而金融本身并没有改变。

为什么?因为金融业的基本逻辑并没有真正改变。因此,尽管金融业的运营效率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提高,但这些改进仍然是暂时的。

只有真正改变金融业的基本运作逻辑,才能真正提高金融业的运营效率。改变金融业基本运作逻辑的关键是什么?在货币系统中。我们需要用新的货币体系取代传统的货币体系,以彻底改变金融业的性质。

在这种背景下提出了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跨境和分散的存在,数字货币比传统货币更有效率。有了数字货币,我们不再花费交换成本,不再考虑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金融活动可以随时随地支付。

正因为如此,数字货币从根本上可以从根本上提高金融业的效率,而不仅仅是像互联网这样的简单中介。

对于新货币体系的建设,谁能带头,谁就有权制定标准。虽然首次提出天秤座,但公司主导的发展模式必然存在许多弊端,美国政府缺乏支持使其未来不确定。中国人民银行将发布数字货币CBDC的消息无疑将表明其渴望在数字货币领域获得发言权的雄心。

数字货币有望重建全球货币体系

现在全球货币体系是什么?这是一个由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尽管这种货币体系已经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代表的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体系发生变化,但仍存在许多不足之处。

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进行金融交易的过程中仍存在许多障碍。特别是,美元交易仍存在许多障碍。根据自身利益,美国政府将利用美元作为欺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武器,最终需要改变全球货币体系。

因此,人们迫切需要摆脱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体系造成的不便。这时,数字货币已成为首选。通过重建基于全球用户的新货币体系,我们可以摆脱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体系带来的不便,从而真正使金融成为真正的包容性。

从这一点来看,虽然天秤座给我们带来了非常震撼的感觉,但后来遇到了美国相关部门的一个问题,可能是因为数字货币的出现削弱了美元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地位。

就美元而言,其他国家的现有主流货币也存在这种风险。因此,我们还需要在用数字货币重建全球货币体系的过程中考虑这种风险。通过加强而不是削弱国家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体系来促进新货币体系的落地,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CBDC将被推迟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种考虑。

无论如何,用数字货币改变传统货币体系是大势所趋。从全球的角度来看尤其如此。只有真正建立一个能引导人民并参与每个人的新货币体系,金融才不是一个国家或某个人实现自身利益的手段,而是真正成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存在。

数字货币有望使金融业的功能和作用更加有效

金融业的发展方向之一是包容性金融和数字金融。如果使用现行货币体系,很难真正意义上实现包容性金融和数字金融。由于目前的金融体系仍然以传统货币为基础,传统货币只允许金融的功能和功能使那些符合其要求的人受益。

数字货币是不同的。

它是一个新的货币体系,通过一个涉及每个人和分散模式的信托系统构建。虽然数字货币体系在这个阶段仍然需要央行的主导地位,但央行只承担信用角色,以及实际参与数字货币的普通个人和企业。

此时,金融业的运作不再由银行,证券和保险所代表的集中平台驱动,而是由与金融业相关的个人和公司驱动。

以共同建设和共享为代表的这种新的金融运作机制无疑将最大限度地发挥金融业的作用和作用。

数字货币信托机制和认证机制的参与者不仅建立了新的金融体系,而且还构成了该金融体系福利的受益者。与传统的金融体系相比,这种基于数字货币的新货币运作机制无疑具有更大的包容性。

让我们再看看数字金融。

虽然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已经改变了一些原有的离线财务流程和互联网链接,但这种数字化方法并不彻底。金融业的内部流程和环节仍以人为本,其中一个结果是以数据为主要元素的金融业务系统尚未建立。所谓的互联网金融实际上已经演变成一种概念和营销噱头,它最终会进入困境是不可避免的。

数字货币出现后,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了。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的数字货币是完全基于数据构建的新货币,数据成为整体。计算能力和信任机制的建立都基于数据。

与互联网金融相比,它简单地将互联网和金融这两个要素结合起来。基于数字货币的新型金融系统从内部实现了完全的数字化。从这个角度看,基于数字货币,我们同样可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数字金融。

自Libra白皮书发布以来,数字货币再次引起关注。可以肯定的是,数字货币确实是推动金融业发展到新一代的动力。

不过,由于Libra本身过于依赖技术,忽略了数字货币对主流货币体系的影响和制约,因此受到了美国相关部门的质疑。

然而,这并不妨碍它在未来成为一种新的货币体系。虽然二战后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基础的货币体系得到了优化,但仍不能更好地服务于现有的经济体系,最终人们不得不寻找新的货币形式。

数字货币的出现无疑为人们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即通过构建以中央银行为主导的以数字货币为基础的新的货币体系,不仅可以提高金融业的经营效率,而且可以使金融业实现统一。通用优势和数字化。

当大洋彼岸的天秤座因美元主导地位减弱而受到质疑时,中国人民银行推出数字货币CBDC的消息无疑凸显出其对数字货币的预期和对美元主导的新货币体系的信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