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新闻网

“铁总”又要调价铁路专家:涨幅过高不合理

中国高铁即将迎来第一次跨省价格调整。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铁总公司”)宣布,东南沿海高铁上200至250公里速动车组的票价将根据客流情况进行优化和调整。尝试票价。

《中国经济周刊》在经过记者查询后,发现优化调整除少数与降低火车票价有关的票价外,大部分涉及火车的票价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宁波到深圳的头等舱票价上涨了50%以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兼铁路专家王梦恕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东南沿海铁路是混合铁路,不是国有干线铁路。价格调整不合理,价格上涨过高。关于铁路混合改革和票价调整机制的问题,双方仍在谈判中。

调价后快车的速度是“颠倒的”

东南沿海铁路,由上海至杭州(上海-杭州段),杭州至宁波(杭州段),宁波至深圳(东深段)三个段组成,全长超过1600公里。列中,平均载客率超过80%。价格调整的主要火车是200-250公里/小时的动车组火车。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发现,涨价幅度,杭y段涨价幅度很小,第一,第二座位的涨价幅度不超过15%。在沪杭板块和深板块的板块中,大部分二等座位的价格调整幅度虽然不超过20%,但一等座位普遍上涨了50%以上。以上海虹桥到杭州东路D3145次列车的票价为例,调价前一等座为59元,二等座为49元。调价后,一等座为89元,二等座为56元。

令人惊讶的是,价格调整后,各个区域中有200-250公里的高速动车组列车,而时速300-350公里的动车组列车的价格却倒挂了。以杭州南段,温州南段为例,D3231次二等座票价3小时06分钟,票价为150元,G7333次等座票价为150元。 2小时30分钟为138元。高速动车组不到36分钟,票价降低了12元。

与票价上涨的火车数量相比,很少有票价较低的票价,这是非常“珍贵的”。向下调整的幅度小于其他火车的幅度。例如,从深圳北部到潮汕的D2350火车票价降低5%至85元,而D7406火车的票价降低18.4%至73元。

对于此次价格调整,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赵建教授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铁路的基础设施和运营成本非常高。目前东南沿海国有高速铁路的价格为每人每公里0.430.45元。铁路调价后的票价比上述标准低约0.1元。他说,铁路票价应由市场决定。 “例如,从杭州到温州,虽然客流量不是很大,但是该地区的经济水平和人均收入都比较高,价格承受能力也很强。这种距离,高铁是最合适的如果市场受到严格管制,票价应该更高,甚至高于票价。”

价格调整铁路是混合铁路。价格上涨是由于雇主的压力吗?

钢铁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国家批准的东南沿海国家高铁长期实施的高速快速软座票价标准明显低于票价。在同一路段,不利于合理分工和各种运输方式的充分竞争。东南沿海地区的高铁价格调整是基于每列火车的客流情况,并且有不同的调整方式。

王梦书告诉记者《中国经济周刊》,经价格调整的东南沿海铁路不是国有干线铁路,而是混合铁路,引入了民间资本。 “这些铁路实际上是一条短小,小型的混合铁路,包括私人公司和地方基金。”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铁道局一位知情人士处获悉,“东南沿海铁路涉及上海铁路局,南昌铁路局,广州铁路集团等众多铁路局和公司,以及沪杭客运,杭杭客运,浙江沿海铁路,福建东南沿海,厦深铁路,广东等公司。知情人士说,实际上,早在今年2月,铁业就已发出通知,称东南沿海铁路动车组的票价将根据市场情况而定。

王孟书说,京沪客运专线等国有干线铁路,已经考虑到了建设,运营,折旧等因素,如建设,运营,折旧等因素,以及票价没有改变。混合铁路可能不会被综合考虑,混合铁路承受着用人单位的压力,因此存在价格调整的想法。王孟书说:“利润应该通过增加客流而不是提高票价来增加利润。”

为响应东南沿海铁路的价格调整,该铁公司表示该段将积极改善车站的服务设施并提高服务水平。对此,王孟书表示,在价格不变的情况下,服务水平的提高确实得到了提高。 “如果价格上涨,那么服务水平将得到改善。事实并非如此,服务水平的价格也无法提高。”

铁还是可能被选择进行试点改革,车费会全面增加吗?

3月31日,国家发改委副书记,副局长刘鹤指出,要着力推进混合所有制试点改革,尽快批准试点方案的实施。并在铁路和民航领域采取实质性措施。

作为一家拥有数百亿美元资产的巨型公司,该公司很可能会进入混合审判试点名单。混铁改革后,是否会吸引地方私人资本并促进票价的市场化调整?

在这方面,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铁定的混合改革尚未发布最终计划。目前的想法是,引入的民间资本比例不超过10%,同时进行职工持股改革,职工持股比例不超过30%。结果,国有资本仍占股权的60%以上,以确保不会损失国有资产。

近年来,随着中国高铁投资建设的快速发展,铁的总负债率越来越高,还款负担沉重。加上经济和环境因素,货运收入继续下降。根据Iron于4月10日发布的数据,在连续五年下降之后,今年第一季度全国铁路货运量出现了转机。在收入来源有限的情况下,客运收入已成为铁平衡的重要砝码。王孟枢透露,目前,钢铁行业确实有调整铁路客运价格的想法,但绝对不会整体上调整价格。仅在铁路局的范围内进行调整。 “铁路局是单独核算的,整个铁路局的调整都将涉及解决问题。

但是,赵健教授对铁路混合改革和票价市场监管的前景并不乐观。他认为,铁路混合改革的两个最大问题是,目前大部分资金都投资于中西部地区的铁路建设。特别是对于高速铁路的建设,这些铁路基本上处于亏损状态,民间资本进入的愿望不强。其次,铁路系统的垄断程度很高。私人资本进入后很难拥有管理权和经营权,这也阻碍了私人资本的进入。赵坚说:“票价相对较低,总是赔钱,私人资本几乎没有自然利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获悉,铁道局,社会科学院和铁总所对铁混改革和票价调整机制等问题进行了长期研究和分析。但是,仍然存在差异,需要进一步讨论。与之洽谈。

——

  • 195571602
  •